生活方式:心曼

从前的声色犬马,都很慢。

无论是喜欢的音乐,电影,还是书籍,我大部分赏物的品味都停留在过去。我宁愿花费大半天的时候听一出冗长的戏剧,也没有办法耐心听完一首最新的网络红曲。因此常常被人耻笑不像九零后,甚至对待一切事物的见解都似停滞于上个年代。

过了豆蔻之年后,自己逐渐养成一种自我对话的习惯。每隔一段时间反省内心,写日记,做读书笔记,与人交谈一些心得。无论是外出有务,还是闲来散心,会细致观察一草一木。工作以后,通勤路上开始观看往来行人的神色、动作,猜测同乘一班车之人的生活故事。

现在越来越多的人,甚至可以说是大部分人都在地铁里捧着手机或iPad等电子产品。玩游戏,看视频,不断刷新社交圈。倘使手里是空的,就显得手足无措。与朋友聚会,多数人要么夸夸其谈言辞炫耀,要么紧握手机一刻不停,完全丧失真正的交流。

如果可以,我情愿这世上并无手机这一物,科技发展止步于电话即可。记挂对方,便按照号码一个键一个键的拨过去,特特地地同对方就事论事亦或传达思念。没有一切庸扰、碎片化、口水式的垃圾信息,没有不具备一丝一毫诚意的对话。而如今大部分人如此依赖手机,睡前刷一遍,睡后再刷一遍,地铁上刷一遍,如厕时一样照刷不误。所以我格外反感同人吃饭或说话时,对方掏出手机用个不停。

即便是与同事外出午饭,大家各自先后吃完,也都是习惯性掏出手机。因为我是吃饭较慢的那个人,抬头的瞬间看见满桌琳琅的手机,脑中即刻补画了众多堵隐形的墙。即便大家坐在一起,实际上根本是相隔非常遥远的人。

而大部分人拿起我手机的一刹那,都会不约而同的惊呼:只有一个屏?桌面这么干净?怎么什么都没有?我实在是觉得让我用智能手机是件很浪费的事情,因为我用得到它最多的地方,不外乎电话,短信,闹钟。连当初兴起买的kindle,也逐渐被我搁置了,仍是一如既往地喜欢捧着一本书去看,听一听翻书的声响。

也许,手机那一头有一个人要你牵挂着,所以你舍不得放下它,睡前和睁开双眼都要拿起手机同对方联络。这样的时候是甜蜜的,这样被用着的手机也是幸福的罢。但不住异地人们,有多少是忽略了伸手即触的恩慈,而自我建立了一堵无形的墙呢…

从前的声色犬马都很慢,一辈子,只够爱一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