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分享:重读过秦论

稀记得中学时代咬文嚼字、摇头晃脑吟咏《过秦论》的情形,大概是因为当时心智不够成熟,虽能反复背诵但终究不通其意。多年之后旧笔重提,再次拜读贾谊大作,着实感概万千。

过秦论者,论秦之过也。不仅语言恣肆,极尽文人之能事,更鞭辟入里,举荐历史之盛衰。《过秦论》的文学之美犹如不朽丰碑般伫立在汉朝历史。它既有辞赋的铺张扬厉又有政论的雄奇诡辩,贾谊正是以这样一种汪洋恣肆的大赋文体来针砭时弊,警戒天子的。文章题为过秦,但开篇并没有直言秦的过失,反而历举秦王功劳,用尽大幅笔墨描绘秦朝盛极一时的样子。秦自孝公起,“有席卷天下,包举宇内,囊括四海,并吞八荒之心”,约纵离横,国力大盛。“及至始皇,奋六世之余烈,振长策而御宇内,吞二周而亡诸侯,履至尊而制六合,执敲扑而鞭笞天下,威震四海。” 文章气势读来锐不可当,咄咄逼人,有欲罢不能之感。直至篇末贾谊才笔锋回转,将秦之溃败轻描淡写论诸于“仁义不施”之中。秦万乘之国,坐雍州之地,揽崤函之固,序八州而朝同列;陈涉之人,才能不及中人,地位非尊于六国君主,却能斩木为兵,揭竿为旗。一番比较,笔力千钧,贾谊对秦灭国的惋惜已见分晓,“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”。《过秦论》一文大开大合,气盛而伟。铺排渲染,一气呵成,不禁让人由衷赞叹。

如果仅仅是文学的魅力并不足以征服历代文人,它的历史性堪称力挽狂澜。

贾谊时为西汉之臣,他洞悉历史,晓通民情,他清楚的看到一派太平盛世景象背后潜滋暗长着沉重的危机。权贵欺压,农民流亡,严刑重赋,西汉的矛盾正逐步凸显,一旦矛盾激化汉朝的统治地位将岌岌可危。夫以铜为镜,可以正衣冠;以古为镜,可以知兴替。老秦人野心与实力兼具,世世代代发愤图强。到了秦始皇,江山一统,威加海内。只因秦背弃仁义,倒行逆施,不顾百姓安危,横征暴敛,大兴土木,实行文化专制,收缴天下兵器,置百姓于水火之中。与民为敌者,或迟或速,而民必胜之。纵观历史,治国理政何为仁义?自楚汉相争五百年来,汉高祖深明大义,顺应历史,在打下天下后重本抑末,轻徭薄赋,百姓得以喘息的机会。贾谊多次上疏,奖励耕种,休养生息,首先让百姓安身立命。得民心者得天下,贾谊力谏君王能效法高祖,谨防重蹈秦朝暴政而亡的覆辙。汉文帝也正是因为在一定程度上采纳了贾谊的建议,提倡节俭,与民休息,才为出现政通人和、国泰民安的“文景之治”奠定了基础。前事不忘后事之师,一个封建文人能有如此真知灼见,实在令人折服,它的深谋远虑和高瞻远瞩也足见政论家本色。

开卷有益。品读这些文辞,不仅让我们为文章的感情气势和逻辑力量心潮澎湃,也使我们对秦王朝崛起时的王霸之气震撼不已,更重要的是它让我们懂得了以史为鉴、仁民爱物才是人间正道。